貌似無用

鸢飞戾天,鱼跃于渊。

【食发鬼单人】无题

食发鬼走在山间的小径上,黑夜山发生的阴界裂缝里蜂拥而出的怨灵密密麻麻地挤在他的周身打转,互相碰撞攻击发出细碎的声响,身上散发的鬼气从毛孔一点点渗入他的皮肤,被这副躯壳里充盈的妖力排斥,最终扭曲在一起,难受的只有食发鬼。妖力在体内快速地流转,将污浊之气驱逐的同时大量地从伤口喷涌而出,被团团围住他的鬼不出几下争食得一干二净。
 
他无法吃掉它们,鬼气会侵蚀他的躯体,堕化成自己都不认识的丑陋模样。深谙这一点的它们在等着他不出意外的挣扎之后的倒下。
 
「如果真的是这种死法,也未免太难看了一点。」他停下脚步,盯着黑压压的那一片,他不用转身都知道会有多少再跟在他的身后。「小鬼而已,真当我虚弱到连你们都无可奈何了吗?」
 
「就算是我、驱除你们也不是什么难事。」

食发鬼从腰间解下烟斗堪堪握住,没再捂住左肩上的伤。鬼面安分地待在脑后被长发盖住。身上最为蕴藏着妖力的地方没有动作。他松开束着头发的白缎,任由头发垂落。发梢刚触到地面的那一刻便像藤蔓一样疯狂地蔓延开来。白烟凝为实体,黑发勒裹住怨灵,将其切割成细小的光点。其他的鬼尖叫着炸开四散,前方的路也不受阻了。
   
「啊!太过头了、要迟到了!」食发鬼站在原地看着它们,突然用手拍上脸的一侧,露出一个夸张的表情。他转了转手腕,握着的烟斗在空中划出一段漂亮的弧度,聚拢在那上面的迷烟散去。
   
「要是姐姐生气可就不好了!」他又提起冗长的下摆快步走着,头发恢复到平时的长度。经年历月磨掉金箔红漆的木屐重重地踏在凹凸不平的石块表面,身体轻飘飘地左摇右晃。
  
  
*在日本一般有怨念或原本是人的为鬼,非人类自然生成的为妖。总之很复杂很难说清楚,到后来这个边界也越来越模糊。因此在下把发崽分类为「妖」。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发崽好歹也是在黑夜山作威作福的,就算他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的地头蛇(在下真的是粉!!!)也有点实力,umm想写又man又少女的发崽。

评论(6)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