貌似無用

读神话时发现的一点东西

阿努比斯是娜芙苔丝给赛特扣的绿帽,是奥西里斯和娜芙苔丝的儿子。
如此说来,荷努就是异母兄弟了,而且还是年下。
带感。

【般若×食发鬼】段子未完

一点ooc吉原普通人背景
偏食发鬼中心

我食发鬼,是这家艺馆的头牌。

当然了,人家在这条街上也是数一数二的。

我的头发是这世界上最美的了。

这绝对不是自恋。

我当然知道我会老去,与当年那些红极一时的花魁们并无丝毫区别。

在这条街上,男人也好女人也好,无论是拥有何等倾国倾城的绝美艳色,都会有老去然后被抛弃的一天。这是无论如何都无可避免的。

也有接受不了自己青春如梦的华龄就此逝去而在那之前就选择自杀了的。

切腹的,内脏和肠子都流了出来,先前有如金枝玉叶般的他们就被剧烈的痛觉大脑先于身体一步死亡了。

割喉的,血从小小的切口喷涌而出,也有只割到气管的,那抿过无数红纸的双唇颤动着说不出话。

从华丽的楼宇台阁跳下的,尸骨未寒就急急忙忙地被店里的人抬去了。浸入石板间的血也很快会被游女们落下的脂粉香味掩盖过去。
     
上吊的,即便生前脸上仍涂着厚厚的白粉也粉饰不了胀得黑紫的面孔和丑厌的表情。
    
这里的一切看似繁华不夜,白日留给我们的却是连正午的日轮都无法温暖的冰冷阁室。
   
所以也有不少试图逃离出这致命的空寂的人。他们的下场,说起来真是吓到我了,没想到平日里来一向对我们不算坏的妈妈会用上那种残忍的手段。
   
我不会去想将来的事,别的艺伎也不会。这种毫无意义的思考,既然都要迎来悲惨的结局,不如只耽于当下青春美貌给自己带来的荣华富贵。
    
只要按部就班地过完这几年好时光,我就会和之前那些人一样了。
     
每个节日整条街的花魁不论素日里有多高傲,都会出来例行游街。
    
我站在高台上,环绕着的丝竹之声与嘈杂的人声混在一起灌入耳中。
     
台下人头攒动的街道中,我一眼便看到了那个孩子。
   
那个漂亮可爱的孩子,有着金色的头发。整张白皙的小脸对着我笑。他穿着

【琴发】世界太小因而狗血(下)

ooc预警
现世的生活
本章荒烟大量出没,微量狗子川
  
  
食发鬼是一个聒噪的鬼。
  
至少在荒烟交往关系成立时没少唠叨,荒也没少为此掉头发。
     
荒是一个有点守旧情怀的人,秉承平安时代男方到女方家去住的传统住在烟烟罗和食发鬼娘家。因此为了家庭和谐世界和平,他想过贿赂收买小舅子,但是就算是奶茶也顶多只能堵住食发鬼的嘴而无法阻止他被食发鬼眼神凌迟。
   
食发鬼堂堂一个大男人爱喝奶茶的事全世界都知道了。于是荒决定带他去看恐怖片以便掌握他的把柄。
    
秘密在手,天下荒有。
   
午夜凶铃,世界经典。
    
烟烟罗放心不下,跟他们一起去,排座位时夹在他们两个中间即使无法阻止修罗场也能防止他们在一众人类面前掐起来。播到一半时荒大霸总为表现得比那个直接扑到烟烟罗怀里鬼哭狼嚎的弟弟要强只能死攥住烟烟罗的手咬紧嘴唇闭上眼睛瑟瑟发抖。早知如此当初就应当先看一下未来会发生什么事再做决定了。
      
正当荒悔不当初时大屏幕上贞子的脸一下子放大,食发鬼哇的一声哭出来。因为坐在第一排,所以整个影院的人都看到了前排的那个比贞子还恐怖的真实之颜,有的当场心脏病发作,然后他们就被驱逐出场了。
   
烟烟罗一直都是瘫着脸,没表情,被影院工作人员好言好语赶出来后看向荒的眼神变得有些微妙。
   
事后他们又一次吵架时荒再提起了这件事,食发鬼翻了个白眼说:「我那是被丑哭的,你呢?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抓着我姐姐的手一直在抖啊抖的。整排椅子都在抖你就没点自觉吗?」
   
荒被咽住了,往后很长一段时间直到食发鬼搬出去自己住之前他都要忍受食发鬼的喋喋不休,反而是被知道害怕贞子了。
          
烟烟罗在一旁听着后幸灾乐祸道:「那真是这样荒你要小心哦,食发鬼把头发披下来再开个大什么的。回眸一笑寸草不生,比狄氏剂还好用。」
   
有一天烟烟罗拉着他看中国的宫斗剧,第二个字太难念了他干脆没记,只记得开头OP里有一句「自古痴男女  谁能过情关」
       
彼时食发鬼已经搬出去住了,但仍是三天两头以各种方式进到他们同居的屋子里见烟烟罗。比较绝望的是烟烟罗一看到弟弟就完全不理荒了。食发鬼在被一天之内不知道第几次被揉脸的时候用眼角扫到他露出了一个对于荒来说非常一言难尽的笑。
    
感谢原歌词创作者以及字幕组翻译,荒当即立刻搂住烟烟罗,努力睁大眼睛试图模仿食发鬼向烟烟罗撒娇时的姿态。「那个…阿烟啊,你知道食发鬼有喜欢的人吗?」
    
烟烟罗很自然而然地躺在他怀里,任由荒下巴搁在自己头顶上,眼睛一闭想都不想就回答道:「他自己?」
    
「不是,不是那个意思,还有别的人吗?鬼也可以?」
    
「……我?」
    
「不是…还有吗…?」
    
「安倍晴明?」
      
「……」
    
「……范围扩大一点可能喜欢的有吗?」
      
荒已经对此方案失去了希望,正当他感叹妖生从此不再太平不过只要能跟烟烟罗在一起什么都无所谓时他老婆说的一个名字拯救了他未来的性福:「啊,还有一个,妖琴师?」
       
「不过他对食发鬼有没有感觉我可不知道喔,毕竟那个时候的他天天念叨着安倍晴明除了跟鬼女红叶眼神战其他式神几乎都不大有交流呢。」
     
「你不说我还忘了,食发鬼那时候简直太天真了,在想什么全都写在脸上。要不是眼瞎或者鬼女红叶那种几乎没鬼会信他喜欢安倍晴明更甚于妖琴师。」
     
妖琴师荒仍隐约有印象,是个白发的生成鬼。从前在阴阳寮时就总是与源博雅,大天狗和万年竹在一起吹弹。不过不是一类人,所以也不大有交集。
      
不管是谁都好做做戏也罢来把他的小舅子收了啊——
       
荒在接下来的时候都没有打瞌睡,而是计划着如何找到妖琴师并把小舅子嫁出去。
     
大天狗听到好友的计划后只是觉得「恋爱使人愚钝,荒已经傻了」,并告诉他「你不知道有段时间妖琴师相当讨厌食发鬼的吗?」之后还是有点于心不忍,只当是安慰道:「不过妖琴师是个能藏得住事的人,看他后来态度有所转变他们关系变好了也不一定呢。」
    
一旁被莫名其妙地叫过来的万年竹高深莫测地看了一眼大天狗道:「傻狗。」
       
「怪不得荒川说你情商低。」
      
大天狗眼角一抽,把头转到一边不再说话。
        
「要是平时确实看不出来。但没见那次食发鬼受伤妖琴师被烟烟罗拦着不给见面的那几天抱着个琴坐那儿不知道在想什么,手都放在琴上了就是不动几下。」
        
「所以荒,我觉得你的未来有希望了。」
        
妖琴师对于住处没什么要求,也没有对故乡有什么执念。只要不过于吵闹住在竹林里喂蚊子也愿意,所以就在异地大学的教工宿舍住了几十年
       
他对于找上门的乐友们和荒毫无意料,甚至说对荒有点防范。大天狗和万年竹为增强语言效果添油加醋地说了荒目前的处境以及不计其数的「成人之美」。甚至还搬出了青坊主听了要开杀戒的「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来请妖琴师帮忙。
        
妖琴师只道:「把话说清楚,帮什么忙。拒绝坑蒙拐骗谋财害命。」
       
「啊,这个…不知道是什么性质。」「呃,那个,食发鬼目前的地址和邮箱,你看要不要……」荒尴尬开口道。
      
「要。」陈述句的语气却被妖琴师说得铿锵有力,荒暗暗松了一口气。「还有…他对门是空着的,我这里有那个转卖房子的电话号码和邮箱,要不你就……」
      
「简单来说就是他帮你跟食发鬼制造机会,为他和烟烟罗的单独相处。」在荒还在组织语言不知道该如何描述时万年竹已经简单粗暴地概括了出来。
      
「你好我也好。」大天狗又补上这么一句。
        
妖琴师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反应。「那只当是你同意了。」万年竹如是说,便拉着大天狗和荒消失在了楼梯拐角。
     
「喂!」荒拍了拍万年竹的肩,「他看起来还没答应啊!」
       
「他那个样子就已经算是答应了。」万年竹突然笑得像X战警里的万磁王咧嘴杀一样。「再说总得留给他私人空间来内心波动一下。」
     
按照套路,妖琴师将要搬进了食发鬼对门。不过在订购的家具送达前,他还需要在宿舍里住上几天。
        
之后过了几天再度登门拜访的万年竹和大天狗就被门卫大爷叫住。
       
「上次你们来了之后妖琴师先生就不知道怎么了,上课的时候开始会走神,甚至笑了。学生们都很惊恐,毕竟即使是像我这种在这里几十年的人都没见到过他笑,本来还以为他面部神经有什么损伤。真是太吓人了。是收到什么刺激了吗?」
       
「不用担心。」俩人听闻实际上也有点惊悚,「他那是开心的。」最后得出结论「恋爱使人设崩溃」。
    
——————————————————————————
预计的短篇越写越长了。

【琴发】世界太小因而狗血(上)

现世的生活
ooc预警
千岁老鬼谈恋爱
     
    
食发鬼最近有点心不在焉。
     
他拎着刚采购完毕的日用品走在街上,塑料袋的带子缩成一小束,紧紧地勒住指腹。
      
千年后的平安京早不是大和的中心,初冬的细雪纷纷扬扬地撒下,落到他的发间。他呵出一口白气,有些懊恼地盯住自己的脚尖——这已经是他今天第三次因为走神而错过人行绿灯了。时间能改变很多东西,除却他当初诞生于世间的本性和心底蕴藏着的;比方说他不再像当年那般任性。马路上的轿车呼啸而过带起的风扑在他面上,仿佛是嘲笑。
    
下一个绿灯时食发鬼强迫自己专心地走到对面的街道,却被一个学生骑着自行车撵过了鞋面。国中生停下来满面通红地道歉,「没关系的,你快去吧。」他笑着答应,人类的小孩真是太可爱了,「车篮里的花束是要给交往对象的吧,约会迟到可不好哟——」
     
他故意拖长了语调,国中生的脸更红了,于是食发鬼因为与人对话差一点撞到电线杆上。「真是,今天是倒霉日嘛!」
    
食发鬼晃晃悠悠回到了公寓。楼下停着一辆刷有「搬运」字样的卡车。食发鬼走进电梯,他当然知道那意味着什么,整栋楼只剩下他的对门还空着。不过他并不是个对邻里挑剔的人,对方是人也好是鬼也好,只要不是有什么喜欢恶作剧的特殊癖好,他都能接受。这么想着食发鬼又分了心,手指停在六楼的按键上迟迟下不了手。

 
 

电梯门打开时几个工人穿打着公司logo的蓝色工装正在搬着些什么,他小心翼翼地避开。那些家具都是新的,塑料薄膜上连库房的尘埃都几乎没有。食发鬼无法从上面感知到他新邻居的气息,本来他是很喜欢从气息猜测对方的,但当他进了门看到挂在墙上的石英钟时针指向几何时,便再没了心思去揣摩。
     
食发鬼业余是个美妆博主,在这个妖异已被接纳认可的时代,不知是出于人们的猎奇心理,他算得上圈内名人。不光是初学化妆的女生们,因为「时间长了什么无聊事都干得出」这种人类的性质也被他学到了,于是他就开始追番,甚至在漫展上cos角色,因而粉丝比其他普通博主多了不止一点。
    
正因如此,食发鬼不必每天都坐在梳妆台前,他只要每周直播一两次就可以有足够他用于生活开支以外的外快,毕竟他正职是好友兼当红偶像般若的化妆顾问,有稳定收入,直播顶多算个乐趣。他把手机支好,除了讲解外偶尔看看弹幕区回答粉丝几个问题,顺便也说到了今天的事。
   
「这几天好倒霉呢——」
    
撒娇的语调除了引起一堆用着可爱昵称的粉丝尖叫外回复的内容大多也都是「放宽心明天会更倒霉!」「发发是遇到什么问题了吗?」「没有最惨只有更惨!」「加油啊发发!」「总之霉运在后头!」等关心和打趣的话语。但是有一条弹幕不算显眼,确正好发在他看向手机的那一刻,「如果倒了一天霉的话,上天一定会给你个非常幸运的惊喜的!」
   
他看到时笑了一下,随即那条弹幕就被少女心爆棚的尖叫大军淹没了。不得不说他确实好看,素颜也是,特别是头发,曾经被姐姐烟烟罗吐槽过「他要是为哪家洗发水做代言人那么那个牌子肯定会大卖。」
    
所以圈内素有「看食发鬼教你化妆就会变得整堂课下来什么都没学到就只顾着看他的脸了喔——」的著称。这大概也是成为人气博主的原因之一,一定是。
    
不过把幸运值累积起来叠加到某一时刻,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会发生什么事呢。
   
哇喔,变得期待了。
    
在结束直播后他打开柜子,却发现家里专门为冬天囤的速溶奶茶包喝完了。「只能先去咖啡店再去买好了。」他没有再多想,因为自从好友般若递给他一杯改变他命运的饮料之后没有奶茶的冬日就难熬到像全球变暖还没有空调的夏天。以及现在时针已经过了七点,这么个温度出去不去咖啡店喝一杯热腾腾的简直对不起自己。
    
他带好围巾和钱包,打开门的时候正好碰到新邻居,在还没反应过来对方并非普通人类前身体就已经习惯性向前微微地鞠躬并说出「您好,我是食发鬼,新邻居就请多指……」
    
突然地属于妖的感官猛烈地撼动着,食发鬼的话卡在喉咙里。对方的气息遥远而又熟悉,不知名的感觉沿着脊骨一直向上蔓延,食发鬼感到头皮发麻,却并不讨厌这种感觉。相反对方的妖气在撞击到感官的一瞬间他几乎就差点分辨出来这是谁了。但是长久的岁月冲淡了很多,只剩下模糊的轮廓。
   
「…食发鬼?」
    
在听到对方的声音时他抬起了头,像恶俗爱情小说里一样对上了一双狭长的睡凤眼。「是你啊。」妖琴师这么说着,解除法术后黑色的瞳孔立即褪回了金澄色,头发也从发根开始变白。
    
「嗯,是啊,好巧。」食发鬼抿了抿嘴,假装那是因笑而起的弧度,实际上他也想不出该以什么样的表情来应对这样的尴尬场面。「那我有事,先走一步。」
    
「嗯。」
    
按下朝下按钮时食发鬼微微震悚着,直到听见背后关门的声音才稍有松懈。千百年来各种大小事他早已不是当年那个会扑进妖琴师怀里撒娇的小鬼了,至少现在他还能装着不在意的样子背对着妖琴师。
    
电梯门关上之后他捂着脸,然后又觉得自己都这么个岁数了遇到这种情况,刚才装得也太差劲了。他给烟烟罗发了一条邮件:
   
受信     姐姐
Sub      大事不好
      
        姐姐,我又见到妖琴师了,而且他现在住我对门。
                       —END—
     
食发鬼想起了那条弹幕,如果这真是上天为补偿他这几天过低的幸运值而赠送的惊喜,那他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他在寒风中走了两个小时,奶茶也没喝成,最后还迷路了。按理说小小的京都千年下来也该被食发鬼逛遍了,可惜不论是那个时代他几乎都将时间花在与艺妓姐姐们探讨妆容与护发了。最后还是搭计程车回去的。他躺在卧室里那张大的吓人的席梦思上滚来滚去睡不着,最后居然是在地板上入眠的。第二天还是般若把他电话给打爆吵醒他的。他顶了两个黑眼圈并在厕所里洗漱时哀悼着他那旁人并不看出有任何变化的眼袋。
   
「食发鬼!」电话那头的尖利嗓音任谁都不信这是平时乖巧甜美的般若会发出来的。「你居然不接我电话!!」
    
食发鬼还叼着牙刷口齿不清,用肩膀夹住手机。
    
「一大早发那么大脾气干嘛啊…」
    
「一大早?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那你知道我昨晚几点睡的吗…」
    
那头的般若一听倒是换了个语气,「几点睡?你熬夜了?真难得哦,你平常不都睡美容觉早睡早起身体好的吗?」
    
「哦那你知道我昨天遇到了谁吗?」
    
「不知道,但是你最好过来因为我有大概是你感兴趣的东西。」
    
「啊…好,知道了啊。」
    
食发鬼是搭乘电车过去的,到达时已经是正午时分了,大地被太阳炙烤着,尽管是冬季,但仍热得像微波炉,像高压锅。
    
约定地点是在一家小甜品店。般若穿着普通的学生服,不知道是买的那家中学的校服。
    
「食发鬼!」般若挥了挥手,意示他来到这边,他手边放着刚脱下来的墨镜和帽子。「店是熟人开的,不用担心!」
   
「到底有什么事非要我这个时候来…」食发鬼理了理围巾,随后般若递来一张入场券似的东西。「你这家伙不是很喜欢妖琴师的吗,他要在京都大学开讲座,这可是我拜托一目连弄到的呢!」般若翘起了椅子,用非常诡异的笑容看向食发鬼,脸上就差写上「快来感谢我」。要是在以前,食发鬼这时肯定开心到炸裂。
    
食发鬼看了看那张入场券,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般若你知道我昨晚为什么熬夜吗。」
     
「他现在住我对门了。」
    
空气安静了大约两秒,般若开口道:「谁啊。」
     
「还能是谁啊。」食发鬼仍维持着那个笑容。般若看不下去了,把帽子扔了过去,「别那么笑,看着都渗人。」
   
食发鬼在它砸在脸上的前一秒才抓住,「那你要我怎么办?!」
     
     
————————————————————————
    
不觉得般若食发鬼闺蜜组很带感么XD
嗑奶茶的梗源于生活,班上就有男生,一米八的汉子没有奶茶活不过一天,可爱。
可以看作是受到魅惑的生灵的后续,琴琴主动一点吧。

星月组的段子(一)

不定期更新
  
以“我不喜欢你,还能喜欢谁啊?”作为结尾写一篇虐文。
  
王黯作为一只单身狗和小钱钱的狂热教徒,深深地受到了伤害。
因为他听见,自己的兄长王耀,在自己下了输了就要赔完几近小金库的一半的赌注,立flag说绝对会比他先脱单的第二天,对着自己心上人的姐姐夏玛表白道:

“我不喜欢你,还能喜欢谁啊?”
  
(吧唧名字来源于网上

一个不知道有没有被提起过的梗

蛞蝓,是雌雄同体,长着XX也能怀孕。
   
青花鱼,赚到了。

太太们,请毫无顾忌地使用此梗啊!

这黑手党吃枣药丸

午睡时的一个梦。
港黑年终总(批)结(斗)大会
    
太宰治叛逃前
    
“你们!!居然内部恋爱!!!”
森鸥外在台上吼得声嘶力竭,台下的太宰治与中原中也一脸死不悔改样,还很嫌弃地说:
    
“谁会和这只青花鱼/蛞蝓恋爱啊!”
   
太宰治叛逃后
    
“你们!!居然私通外人……”
森鸥外两眼一翻,整个人都不好了。
“啊,糟糕,首领晕过去了。”罗生门在他身上拱了拱,见毫无反应之后芥川说道,然后与中原中也光明正大地走出了礼堂。

脑洞一个

如果姐姐身边那只烟雾小鬼也是活了很久的话,即使修为不高,也会懂得一些事情的吧(大概
于是脑洞大开,发发小时候每次被姐姐欺负后都会去找烟雾小鬼哭诉捏脸蛋的罪恶行径。
于是日久生情(不是动词),在发发长大之后发生了很多狗血的事。
大概会写成篇。(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