貌似無用

鸢飞戾天,鱼跃于渊。

【琴发】受到魅惑的生灵

   
轻佻,聒噪,庸俗。
   
妖琴师一开始是如此觉着食发鬼厌恶的。
      
作为阴阳师的第一位式神,长久的时光于受着阴阳师灵力滋养下每日盛开的樱树下。
      
食发鬼是不久之后来到的,不是粘着阴阳师,就是在他的琴音前难得的安静打发掉一整天。妖琴师不大理解他生硬地模仿着人类少女,对待任何人都是泛滥着爱意,毫无距离感。
   
「搂搂抱抱,成何体统!」
     
他曾如此斥责过并非是世人走火入魔而成妖的食发鬼。
     
「食发鬼和你可不同。」阴阳师带着笑意出现在樱树的花荫下,轻轻摇着手中的蝙蝠扇。「他可是真真正正、诞生于渴望美的念想之中的精怪。」
     
「你啊,果然还留有人的认知啊。」
    
保留着曾经作为人的感情的妖琴师,在那个身影消失在了神龛之中的时候还有些不习惯。
  
后来随与阴阳师去讨伐八岐大蛇的时候又看到了他。双眼上拢着一叶随风翻飞却始终不流露出任何眼神的白缦。指套勾起琴弦,蕴着妖力的琴音化作利刃。他没有流出类似于人类的血液,而是慢慢躬下身子,似是痛苦的样子。妖琴师一向波澜不惊的的瞳孔中出现了些许涟漪。
    
食发鬼又一次再被召唤至阴阳寮时已近是黑晴明三番五次地出现在众人视线中的时候了。已近拥有众多大妖作为式神的阴阳师并没有过多的在意这个再一次到来的低下小妖。并不适合战斗的妖琴师被令去守庭院。两个妖在只余几个弱小式神的结界中回到了从前阴阳师刚失忆时的时光。但是那株从前每日绚烂如春的万叶樱早就被一次阴界裂缝中逃出的怨灵的愤恨侵蚀枯萎了。
但是那又怎样呢,食发鬼再一次作了妖琴师唯一的听众。
   
阴阳师召唤出了一振妖刀。
玉刚玄铁所映射出的寒光照在阴阳师满意的脸上。「与黑晴明抗争又增了胜算。」
此时已疲于奔命的阴阳师不再有从前的光阴和耐心,去领着那些刚成为式神的妖怪,一步一步走向强大。
   
食发鬼听说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并没有很惊讶。倒是是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
「她可是难得一见的大妖。我与她比起来,也不算什么。」

反而妖琴师不再是万事置于身外的样子,眼底金色的湖泊中留下了些许印迹。
       
大战的白热化时期即使是不擅攻击于妖琴师也曾上过战场。几乎所有好斗的式神都已负伤在身,有些甚至连存命的人形纸咒也已泯灭。
      
那是妖琴师于战场上第二次与食发鬼重逢。
     
大天狗的笛声下,那个被妖琴师心系所念的身影,巩膜上泛着浓重得近黑的深紫色。仿佛是被熟悉的气息撞击到了感官一般,食发鬼化着浓妆却毫无表情的妖冶容姿,忽的笑魇如花。伤口流出像人一般鲜红的血,却看不出任何有人受到伤、疼痛的肌肤悸动着迹象。
      
当一切回复平静时。他走上前,看着那具形躯,曾为其自矜、甚至视若其命的那头如墨的长发之间也夹杂了碎屑尘土。妆面被污损得几乎看不出原本秀丽的面庞。
   
生前就不善表达情感的魂灵微微颤栗着,「食发鬼。」他轻唤着所爱之人的名铭。「食发鬼。」
  
那只鬼角尖末泛着深邃的颜色,一如他的琴音不被世人所理解之时。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试图写刀。
被两位太太安利了 @六九  @夙暮
太太是世界的宝藏。
大概是一个爱到中途才发现开始的琴琴。曾作为人类的直男所以一开始无法理解发发的亲昵。在在下眼里发发除了追求美之外没有人的伦理观念,他对琴琴的情感就是喜欢,纯粹的喜欢。
最后写琴琴慌了,毕竟之前所有的爱都未被自己发觉,醒悟过来后却来不及了。毕竟在下就是觉得他人设太淡定了……不过再淡定在所爱之人陨落时也会惊慌失措的吧。
标题瞎写,因为琴琴是练琴走火入魔的我流yy。
吃琴发邪教安利啊!!!

评论(7)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