貌似無用

鸢飞戾天,鱼跃于渊。

【酒茨】天台告白

*现paro
与【吸毒姐弟】同一世界

食发鬼在高一刚入学的时候就凭借对安倍老师火热且毫不掩饰的爱意而在全校走红,甚至二年级的校花之一红叶为此与他立下不共戴天的誓言,导致那时候还不知道烟烟罗是他姐姐的男生争着要来揍他以求在女神面前混脸熟。

——结果没成功,其他人传言说他是打完就跑的刺激型。食发鬼看起来细胳膊细腿的,实际飚起速来可以进校队拿名次。

另一个搞得比较大的怪谈则是据三年级的校霸茨木童子说他和挚友酒吞童子本来正欲动手,结果那人妖撩起脑后长发露出一个难以言喻不可描述的东西,导致他挚友愣在原地,回过神来时他已经跑了。
  
正式上课后食发鬼的室友正太般若饶有趣味地问你当时脑后的是什么啊。食发鬼坐在下铺抱着被子翻了个白眼说早在开学之前姐姐就跟我说了他们俩基佬遇到时的化解方法。

所以?

那只是块牌子啦,上面写的是「今天茨木开窍了吗」。

不愧是烟烟罗大姐头!这招果然厉害!

你这话对我姐姐说她一定会很高兴的。

既然告诉了般若,是存心不想保留怪谈的一点神秘感了。事件流传的速度在意料之中。

然后传到了当事人的耳朵里。

茨木一边刷着社交网站,问星熊:「他们说吾不开窍,是指哪个方面的?」

酒吞看了会沉默,星熊看了会流泪。

星熊童子沉思片刻,开口道:「想来是老大你对酒吞的钦佩还没有完全地表达出去吧。」

「哦哦!那有什么办法吗!」

「老大你听说过天台告白吗?」

「吾听说那是对喜欢的人表达心意的地方。」

「那就对了!茨木老大你不喜欢酒吞老大吗,喜欢可以是很多种的,只是那些庸俗的人把它当成了专门表达男女爱慕的地方!」没错,还能表达男男的。

「原来如此!那么吾一定要将对挚友的仰慕之情完全地表达出来!」

酒吞老大,不用谢我。

第二天的天台告白名单出现了茨木童子的名字,在校内论坛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

「……下一个,三年A组的茨木童子。」时值深秋,全校的方阵都在寒风中吸鼻涕,听到广播里的名字后又开兴奋起来,并且全部人都看向三年A组方阵里打头的酒吞童子。「…不要全部都那么奇怪地看着我啊。」酒吞童子这么说着。实则内心正如同女生们YY的那般。

天台上上一个表白失败并遭到当着全校人的面拒绝的男生失魂落魄地走了,茨木童子一头蓬松白毛在秋风中像洗发水广告里的一样飘逸。

「吾今天!要向吾挚友!酒吞童子!」楼下的人群起哄声又高过一阵,夹杂着口哨与爆笑。「来表达!吾对挚友的!敬佩之情!」

星熊童子啪的一声拍上额头闭上眼睛。食发鬼偷偷溜到烟烟罗的班级,震惊写在脸上:「是真的啊!姐姐?!」

茨木童子在天台上喊得声嘶力竭,酒吞童子在心里喊得声嘶力竭。

「啊!吾友!你在球场上的身影!是如此的英姿飒爽!……」酒吞童子心情犹如日了狗,周围的人看向他的目光热切得如同老母亲。「…你永远第一的排名!双商与武力都碾压着凡人!……」

不,我只想压你。

阎魔笑得弯下腰,一只手捂着肚子,另一只手抽出来拍了拍他的肩:「卡皇啊酒吞!」同情之意溢于言表。

「茨木童子同学,请注意一下篇幅,时间快到了还有两位同学要表白。」广播里传来妖刀姬不为所动的平淡声线,和隐约能听见的广播站里另一位青行灯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还在笑的声音。

「茨木童子!!」酒吞在楼下吼道,人群的分贝立马减了一半。

「你现在!马上给本大爷下来!!」同学们的声音又弱下去一半。

「好的吾友!」茨木童子应了一声便下楼来了。人群对于下一个告白的同学明显失去了兴趣,只往着三年A组那里望。

「挚友!」茨木从天台上下来,鼻尖冻得有点红。「怎么样!吾开窍了吧!」

站在后排的星熊童子沉默不语,脸色发青。接下去的对话他都不想听了,反正到最后,茨木童子一定会把他招供出去的。

评论(4)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