貌似無用

香炉沈屑。

【般若×食发鬼】段子未完

一点ooc吉原普通人背景
偏食发鬼中心

我食发鬼,是这家艺馆的头牌。

当然了,人家在这条街上也是数一数二的。

我的头发是这世界上最美的了。

这绝对不是自恋。

我当然知道我会老去,与当年那些红极一时的花魁们并无丝毫区别。

在这条街上,男人也好女人也好,无论是拥有何等倾国倾城的绝美艳色,都会有老去然后被抛弃的一天。这是无论如何都无可避免的。

也有接受不了自己青春如梦的华龄就此逝去而在那之前就选择自杀了的。

切腹的,内脏和肠子都流了出来,先前有如金枝玉叶般的他们就被剧烈的痛觉大脑先于身体一步死亡了。

割喉的,血从小小的切口喷涌而出,也有只割到气管的,那抿过无数红纸的双唇颤动着说不出话。

从华丽的楼宇台阁跳下的,尸骨未寒就急急忙忙地被店里的人抬去了。浸入石板间的血也很快会被游女们落下的脂粉香味掩盖过去。
     
上吊的,即便生前脸上仍涂着厚厚的白粉也粉饰不了胀得黑紫的面孔和丑厌的表情。
    
这里的一切看似繁华不夜,白日留给我们的却是连正午的日轮都无法偎暖分毫的冰冷阁室。
   
所以也有不少试图逃离出这致命的空寂的人。他们的下场,说起来真是吓到我了,没想到平日里来一向对我们不算坏的妈妈会用上那种残忍的手段。
   
我不会去想将来的事,别的艺伎也不会。这种毫无意义的思考,既然都要迎来悲惨的结局,不如只耽于当下青春美貌给自己带来的荣华富贵。
    
只要按部就班地过完这几年好时光,我就会和之前那些人一样了。
     
但我的人生确实是与其他艺伎不同的,仿佛是得到了神明的眷顾。而这一切的起源不过是我见到了那个孩子。

那个漂亮可爱的孩子,有着与他人格格不入的耀眼的金发,白皙精致的小脸在我去往扬屋的花魁道中时不由分说地闯入我的视线。我斜着眼看到他,脚下扔拖着沉重的木屐作金鱼游曳之态。他就这么看着我,目光不避讳地直直刺过来,像是先把我品头论足了一番。

起初我只是以为这又是哪家的秃——但他的衣饰比普通的秃更加华丽。很快他便从我眼角中消失了,原本就是张一晃而过的脸,只不过因为与众不同的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