貌似無用

鸢飞戾天,鱼跃于渊。

【琴发】世界太小因而狗血(下)

ooc预警
现世的生活
本章荒烟大量出没,微量狗子川
  
  
食发鬼是一个聒噪的鬼。
  
至少在荒烟交往关系成立时没少唠叨,荒也没少为此掉头发。
     
荒是一个有点守旧情怀的人,秉承平安时代男方到女方家去住的传统住在烟烟罗和食发鬼娘家。因此为了家庭和谐世界和平,他想过贿赂收买小舅子,但是就算是奶茶也顶多只能堵住食发鬼的嘴而无法阻止他被食发鬼眼神凌迟。
   
食发鬼堂堂一个大男人爱喝奶茶的事全世界都知道了。于是荒决定带他去看恐怖片以便掌握他的把柄。
    
秘密在手,天下荒有。
   
午夜凶铃,世界经典。
    
烟烟罗放心不下,跟他们一起去,排座位时夹在他们两个中间即使无法阻止修罗场也能防止他们在一众人类面前掐起来。播到一半时荒大霸总为表现得比那个直接扑到烟烟罗怀里鬼哭狼嚎的弟弟要强只能死攥住烟烟罗的手咬紧嘴唇闭上眼睛瑟瑟发抖。早知如此当初就应当先看一下未来会发生什么事再做决定了。
      
正当荒悔不当初时大屏幕上贞子的脸一下子放大,食发鬼哇的一声哭出来。因为坐在第一排,所以整个影院的人都看到了前排的那个比贞子还恐怖的真实之颜,有的当场心脏病发作,然后他们就被驱逐出场了。
   
烟烟罗一直都是瘫着脸,没表情,被影院工作人员好言好语赶出来后看向荒的眼神变得有些微妙。
   
事后他们又一次吵架时荒再提起了这件事,食发鬼翻了个白眼说:「我那是被丑哭的,你呢?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抓着我姐姐的手一直在抖啊抖的。整排椅子都在抖你就没点自觉吗?」
   
荒被咽住了,往后很长一段时间直到食发鬼搬出去自己住之前他都要忍受食发鬼的喋喋不休,反而是被知道害怕贞子了。
          
烟烟罗在一旁听着后幸灾乐祸道:「那真是这样荒你要小心哦,食发鬼把头发披下来再开个大什么的。回眸一笑寸草不生,比狄氏剂还好用。」
   
有一天烟烟罗拉着他看中国的宫斗剧,第二个字太难念了他干脆没记,只记得开头OP里有一句「自古痴男女  谁能过情关」
       
彼时食发鬼已经搬出去住了,但仍是三天两头以各种方式进到他们同居的屋子里见烟烟罗。比较绝望的是烟烟罗一看到弟弟就完全不理荒了。食发鬼在被一天之内不知道第几次被揉脸的时候用眼角扫到他露出了一个对于荒来说非常一言难尽的笑。
    
感谢原歌词创作者以及字幕组翻译,荒当即立刻搂住烟烟罗,努力睁大眼睛试图模仿食发鬼向烟烟罗撒娇时的姿态。「那个…阿烟啊,你知道食发鬼有喜欢的人吗?」
    
烟烟罗很自然而然地躺在他怀里,任由荒下巴搁在自己头顶上,眼睛一闭想都不想就回答道:「他自己?」
    
「不是,不是那个意思,还有别的人吗?鬼也可以?」
    
「……我?」
    
「不是…还有吗…?」
    
「安倍晴明?」
      
「……」
    
「……范围扩大一点可能喜欢的有吗?」
      
荒已经对此方案失去了希望,正当他感叹妖生从此不再太平不过只要能跟烟烟罗在一起什么都无所谓时他老婆说的一个名字拯救了他未来的性福:「啊,还有一个,妖琴师?」
       
「不过他对食发鬼有没有感觉我可不知道喔,毕竟那个时候的他天天念叨着安倍晴明除了跟鬼女红叶眼神战其他式神几乎都不大有交流呢。」
     
「你不说我还忘了,食发鬼那时候简直太天真了,在想什么全都写在脸上。要不是眼瞎或者鬼女红叶那种几乎没鬼会信他喜欢安倍晴明更甚于妖琴师。」
     
妖琴师荒仍隐约有印象,是个白发的生成鬼。从前在阴阳寮时就总是与源博雅,大天狗和万年竹在一起吹弹。不过不是一类人,所以也不大有交集。
      
不管是谁都好做做戏也罢来把他的小舅子收了啊——
       
荒在接下来的时候都没有打瞌睡,而是计划着如何找到妖琴师并把小舅子嫁出去。
     
大天狗听到好友的计划后只是觉得「恋爱使人愚钝,荒已经傻了」,并告诉他「你不知道有段时间妖琴师相当讨厌食发鬼的吗?」之后还是有点于心不忍,只当是安慰道:「不过妖琴师是个能藏得住事的人,看他后来态度有所转变他们关系变好了也不一定呢。」
    
一旁被莫名其妙地叫过来的万年竹高深莫测地看了一眼大天狗道:「傻狗。」
       
「怪不得荒川说你情商低。」
      
大天狗眼角一抽,把头转到一边不再说话。
        
「要是平时确实看不出来。但没见那次食发鬼受伤妖琴师被烟烟罗拦着不给见面的那几天抱着个琴坐那儿不知道在想什么,手都放在琴上了就是不动几下。」
        
「所以荒,我觉得你的未来有希望了。」
        
妖琴师对于住处没什么要求,也没有对故乡有什么执念。只要不过于吵闹住在竹林里喂蚊子也愿意,所以就在异地大学的教工宿舍住了几十年
       
他对于找上门的乐友们和荒毫无意料,甚至说对荒有点防范。大天狗和万年竹为增强语言效果添油加醋地说了荒目前的处境以及不计其数的「成人之美」。甚至还搬出了青坊主听了要开杀戒的「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来请妖琴师帮忙。
        
妖琴师只道:「把话说清楚,帮什么忙。拒绝坑蒙拐骗谋财害命。」
       
「啊,这个…不知道是什么性质。」「呃,那个,食发鬼目前的地址和邮箱,你看要不要……」荒尴尬开口道。
      
「要。」陈述句的语气却被妖琴师说得铿锵有力,荒暗暗松了一口气。「还有…他对门是空着的,我这里有那个转卖房子的电话号码和邮箱,要不你就……」
      
「简单来说就是他帮你跟食发鬼制造机会,为他和烟烟罗的单独相处。」在荒还在组织语言不知道该如何描述时万年竹已经简单粗暴地概括了出来。
      
「你好我也好。」大天狗又补上这么一句。
        
妖琴师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反应。「那只当是你同意了。」万年竹如是说,便拉着大天狗和荒消失在了楼梯拐角。
     
「喂!」荒拍了拍万年竹的肩,「他看起来还没答应啊!」
       
「他那个样子就已经算是答应了。」万年竹突然笑得像X战警里的万磁王咧嘴杀一样。「再说总得留给他私人空间来内心波动一下。」
     
按照套路,妖琴师将要搬进了食发鬼对门。不过在订购的家具送达前,他还需要在宿舍里住上几天。
        
之后过了几天再度登门拜访的万年竹和大天狗就被门卫大爷叫住。
       
「上次你们来了之后妖琴师先生就不知道怎么了,上课的时候开始会走神,甚至笑了。学生们都很惊恐,毕竟即使是像我这种在这里几十年的人都没见到过他笑,本来还以为他面部神经有什么损伤。真是太吓人了。是收到什么刺激了吗?」
       
「不用担心。」俩人听闻实际上也有点惊悚,「他那是开心的。」最后得出结论「恋爱使人设崩溃」。
    
——————————————————————————
预计的短篇越写越长了。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