貌似無用

鸢飞戾天,鱼跃于渊。

【琴发】世界太小因而狗血(上)

现世的生活
ooc预警
千岁老鬼谈恋爱
     
    
食发鬼最近有点心不在焉。
     
他拎着刚采购完毕的日用品走在街上,塑料袋的带子缩成一小束,紧紧地勒住指腹。
      
千年后的平安京早不是大和的中心,初冬的细雪纷纷扬扬地撒下,落到他的发间。他呵出一口白气,有些懊恼地盯住自己的脚尖——这已经是他今天第三次因为走神而错过人行绿灯了。时间能改变很多东西,除却他当初诞生于世间的本性和心底蕴藏着的;比方说他不再像当年那般任性。马路上的轿车呼啸而过带起的风扑在他面上,仿佛是嘲笑。
    
下一个绿灯时食发鬼强迫自己专心地走到对面的街道,却被一个学生骑着自行车撵过了鞋面。高中生停下来满面通红地道歉,「没关系的,你快去吧。」他笑着答应,人类的小孩真是太可爱了,「车篮里的花束是要给交往对象的吧,约会迟到可不好哟——」
     
他故意拖长了语调,国中生的脸更红了,于是食发鬼因为与人对话差一点撞到电线杆上。「真是,今天是倒霉日嘛!」
    
食发鬼晃晃悠悠回到了公寓。楼下停着一辆刷有「搬运」字样的卡车。食发鬼走进电梯,他当然知道那意味着什么,整栋楼只剩下他的对门还空着。不过他并不是个对邻里挑剔的人,对方是人也好是鬼也好,只要不是有什么喜欢恶作剧的特殊癖好,他都能接受。这么想着食发鬼又分了心,手指停在六楼的按键上迟迟下不了手。

 
 

电梯门打开时几个工人穿打着公司logo的蓝色工装正在搬着些什么,他小心翼翼地避开。那些家具都是新的,塑料薄膜上连库房的尘埃都几乎没有。食发鬼无法从上面感知到他新邻居的气息,本来他是很喜欢从气息猜测对方的,但当他进了门看到挂在墙上的石英钟时针指向几何时,便再没了心思去揣摩。
     
食发鬼业余是个美妆博主,在这个妖异已被接纳认可的时代,不知是出于人们的猎奇心理,他算得上圈内名人。不光是初学化妆的女生们,因为「时间长了什么无聊事都干得出」这种人类的性质也被他学到了,于是他就开始追番,甚至在漫展上cos角色,因而粉丝比其他普通博主多了不止一点。
    
正因如此,食发鬼不必每天都坐在梳妆台前,他只要每周直播一两次就可以有足够他用于生活开支以外的外快,毕竟他正职是好友兼当红偶像般若的化妆顾问,有稳定收入,直播顶多算个乐趣。他把手机支好,除了讲解外偶尔看看弹幕区回答粉丝几个问题,顺便也说到了今天的事。
   
「这几天好倒霉呢——」
    
撒娇的语调除了引起一堆用着可爱昵称的粉丝尖叫外回复的内容大多也都是「放宽心明天会更倒霉!」「发发是遇到什么问题了吗?」「没有最惨只有更惨!」「加油啊发发!」「总之霉运在后头!」等关心和打趣的话语。但是有一条弹幕不算显眼,确正好发在他看向手机的那一刻,「如果倒了一天霉的话,上天一定会给你个非常幸运的惊喜的!」
   
他看到时笑了一下,随即那条弹幕就被少女心爆棚的尖叫大军淹没了。不得不说他确实好看,素颜也是,特别是头发,曾经被姐姐烟烟罗吐槽过「他要是为哪家洗发水做代言人那么那个牌子肯定会大卖。」
    
所以圈内素有「看食发鬼教你化妆就会变得整堂课下来什么都没学到就只顾着看他的脸了喔——」的著称。这大概也是成为人气博主的原因之一,一定是。
    
不过把幸运值累积起来叠加到某一时刻,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会发生什么事呢。
   
哇喔,变得期待了。
    
在结束直播后他打开柜子,却发现家里专门为冬天囤的速溶奶茶包喝完了。「只能先去咖啡店再去买好了。」他没有再多想,因为自从好友般若递给他一杯改变他命运的饮料之后没有奶茶的冬日就难熬到像全球变暖还没有空调的夏天。以及现在时针已经过了七点,这么个温度出去不去咖啡店喝一杯热腾腾的简直对不起自己。
    
他带好围巾和钱包,打开门的时候正好碰到新邻居,在还没反应过来对方并非普通人类前身体就已经习惯性向前微微地鞠躬并说出「您好,我是食发鬼,新邻居就请多指……」
    
突然地属于妖的感官猛烈地撼动着,食发鬼的话卡在喉咙里。对方的气息遥远而又熟悉,不知名的感觉沿着脊骨一直向上蔓延,食发鬼感到头皮发麻,却并不讨厌这种感觉。相反对方的妖气在撞击到感官的一瞬间他几乎就差点分辨出来这是谁了。但是长久的岁月冲淡了很多,只剩下模糊的轮廓。
   
「…食发鬼?」
    
在听到对方的声音时他抬起了头,像恶俗爱情小说里一样对上了一双狭长的睡凤眼。「是你啊。」妖琴师这么说着,解除法术后黑色的瞳孔立即褪回了金澄色,头发也从发根开始变白。
    
「嗯,是啊,好巧。」食发鬼抿了抿嘴,假装那是因笑而起的弧度,实际上他也想不出该以什么样的表情来应对这样的尴尬场面。「那我有事,先走一步。」
    
「嗯。」
    
按下朝下按钮时食发鬼微微震悚着,直到听见背后关门的声音才稍有松懈。千百年来各种大小事他早已不是当年那个会扑进妖琴师怀里撒娇的小鬼了,至少现在他还能装着不在意的样子背对着妖琴师。
    
电梯门关上之后他捂着脸,然后又觉得自己都这么个岁数了遇到这种情况,刚才装得也太差劲了。他给烟烟罗发了一条邮件:
   
受信     姐姐
Sub      大事不好
      
        姐姐,我又见到妖琴师了,而且他现在住我对门。
                       —END—
     
食发鬼想起了那条弹幕,如果这真是上天为补偿他这几天过低的幸运值而赠送的惊喜,那他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他在寒风中走了两个小时,奶茶也没喝成,最后还迷路了。按理说小小的京都千年下来也该被食发鬼逛遍了,可惜不论是那个时代他几乎都将时间花在与艺妓姐姐们探讨妆容与护发了。最后还是搭计程车回去的。他躺在卧室里那张大的吓人的席梦思上滚来滚去睡不着,最后居然是在地板上入眠的。第二天还是般若把他电话给打爆吵醒他的。他顶了两个黑眼圈并在厕所里洗漱时哀悼着他那旁人并不看出有任何变化的眼袋。
   
「食发鬼!」电话那头的尖利嗓音任谁都不信这是平时乖巧甜美的般若会发出来的。「你居然不接我电话!!」
    
食发鬼还叼着牙刷口齿不清,用肩膀夹住手机。
    
「一大早发那么大脾气干嘛啊…」
    
「一大早?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那你知道我昨晚几点睡的吗…」
    
那头的般若一听倒是换了个语气,「几点睡?你熬夜了?真难得哦,你平常不都睡美容觉早睡早起身体好的吗?」
    
「哦那你知道我昨天遇到了谁吗?」
    
「不知道,但是你最好过来因为我有大概是你感兴趣的东西。」
    
「啊…好,知道了啊。」
    
食发鬼是搭乘电车过去的,到达时已经是正午时分了,大地被太阳炙烤着,尽管是冬季,但仍热得像微波炉,像高压锅。
    
约定地点是在一家小甜品店。般若穿着普通的学生服,不知道是买的那家中学的校服。
    
「食发鬼!」般若挥了挥手,意示他来到这边,他手边放着刚脱下来的墨镜和帽子。「店是熟人开的,不用担心!」
   
「到底有什么事非要我这个时候来…」食发鬼理了理围巾,随后般若递来一张入场券似的东西。「你这家伙不是很喜欢妖琴师的吗,他要在京都大学开讲座,这可是我拜托一目连弄到的呢!」般若翘起了椅子,用非常诡异的笑容看向食发鬼,脸上就差写上「快来感谢我」。要是在以前,食发鬼这时肯定开心到炸裂。
    
食发鬼看了看那张入场券,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般若你知道我昨晚为什么熬夜吗。」
     
「他现在住我对门了。」
    
空气安静了大约两秒,般若开口道:「谁啊。」
     
「还能是谁啊。」食发鬼仍维持着那个笑容。般若看不下去了,把帽子扔了过去,「别那么笑,看着都渗人。」
   
食发鬼在它砸在脸上的前一秒才抓住,「那你要我怎么办?!」
     
     
————————————————————————
    
不觉得般若食发鬼闺蜜组很带感么XD
嗑奶茶的梗源于生活,班上就有男生,一米八的汉子没有奶茶活不过一天,可爱。
可以看作是受到魅惑的生灵的后续,琴琴主动一点吧。

评论(6)

热度(37)